最新法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最新法讯 >

人类生命的终极之谜——舍利子(弥智阿阇黎 撰)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9-12-14 00:55:47

    长生不老是人类的永恒梦想,但是,自古至今,衰老和死亡一直是所有生命不可避免的结局,即使是贵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也难逃此运,无论是锦衣玉食的王侯将相、达官贵人,还是粗衣粝食的平民百姓、村野匹夫,大限一到,都将化作一抔黄土。当人们终于要面对死亡时,鲜有不痛苦不绝望不害怕的。


    这当然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是,我们有必要问一下:为什么痛苦?为什么绝望?为什么害怕?


    答案是,没看见真相,被实相假相所迷。


    真相是:生命本性永恒。


    太元子《元极论》中早有阐明:宇宙万物,唯人特殊,人的生命由零态生命与炁完美化合而成。零态生命随缘暗化为元身,炁随之聚合为肉身,“精”“元”契合则形俱,“精”“元”分离则身亡;“精”有时效,“元”无期限,“精”为载体,“元”乃本质,载体易换,本质永恒。换言之,元身与肉身,两身和合,生命乃全,人体生命之载体——肉身是周期性的,经过成、住、坏、空而返还于无,尘缘既尽,器官老化,机能退化,肉身必腐,恰如人一生之中不断迁居的房子;而人体生命之本质——元身,却是永恒的,因为肉体不存(灵肉分离)而回归来处之虚,通天彻地,亘古不变。当然,唯有修行成就、觉悟本性者,才能勘破生死之谜,生死自在。


    藏传佛教成就者看世间万物皆乃“缘起性空”,世间没有任何常住不变的东西,一切都是“地火水风”的因缘和合,而因缘和合所生起的假有,本性乃空。人的本性亦为空,“虹身成就”即是明证。如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乐莫寺的堪布阿琼上师,圆寂时上师完整的一个血肉之躯,在人们的注视下完全虹化了——生乃和合假有,死后虹化为空,证悟性空,即了脱生死。道教所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实与“缘起性空”殊途同归,道家生命的最终归宿亦是羽化飞升,归于来处之虚。


    当然,也有“例外”。有些大成就者圆寂归天后,肉身会不断缩小,皮肤如婴儿,发出神奇的光彩或出现彩虹,几天后有的彻底消失,有的仅余下头发指甲,有的缩小成只有几寸高的不坏肉身,还有一部分,荼毗后成为舍利子。如殊胜法王白玛才旺仁波切,博学、清净、贤善之大成就者,生前身高约1.8米,圆寂后数天内身高渐渐缩小到不足1米。藏历2002年二月十五日,法王仁波切荼毗时,荼毗处上方虚空中显现出圆形之五彩彩虹。旋即天空又显现出一条直线的五彩彩虹。七日之后,当人们打开荼毗塔四门,发现法王仁波切之肉身舍利赫然现前:双目以上之头盖骨及内在组织完好无损。在高温烈焰焚烧之后,法王仁波切之肉身化为一座清晰圆满黑色之时轮金刚本尊双身相,约一寸高,宝石舍利子七十八枚。


    若以“缘起性空”之法理推论,修行成就者皆应虹化于无才对,但是,为什么又会留下舍利子呢?而且,历史上有史料记载的有舍利子遗世的高僧、大成就者不在少数。


    《玄应音义》载:“舍利有全身、碎身之别”。全身舍利即是指高僧示寂后,其身体经久不烂,常保原形而栩栩如生者。最有名的莫过于禅宗六祖惠能大师(638-713年)的全身舍利了。惠能大师因“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尘埃。”而成五祖弘忍之法脉传人,得以弘扬禅宗于天下。去世后,他的弟子辑录其讲经要义,编纂成《六祖坛经》而流传于世。惠能大师的金刚不坏身,是存世最早的不腐肉身、全身舍利,至今已有1300多年,虽历经时代变迁、岁月沧桑,仍保持原状,栩栩如生。


\

禅宗六祖惠能祖师全身舍利


    九华山肉身菩萨(即全身舍利)可谓佛教一大奇观。九华山是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地处长江南岸,山中四季湿润,气候潮湿,哪怕通风再好,新建房屋的墙壁两三年后也会到处是霉点菌斑。然而,自从金地藏(金乔觉,696-794年,圆寂后肉身不腐,被尊为地藏菩萨应化)开辟九华山地藏道场以来,在这一百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有据可查的肉身菩萨就达14尊,尊尊历久不腐,较为著名的有天启六年(1626年)被明思宗朱由检尊为“应身菩萨”的无暇禅师,世界上唯一的比丘尼肉身菩萨仁义师太等。仁义师太被封为“悦殊菩萨”,其不坏肉身的女性特征已无痕迹,乳房消失,下身长合无痕;更令人称奇的是,师太当初入缸时平放在腿上十指相向的手印已有变化,右手稍有提高,且拇指与食指相抵,作捻针状。这其实是她生前数十年为病人扎针的姿势,让人惊叹不已。


\

仁义师太(悦殊菩萨)金身


    全身舍利比较罕见,碎身舍利就相对较常见了。秋英多杰仁波切乃自在大成就者,仁波切还在世的时候,脱落的头发和牙齿便会不断地生出五彩舍利。仁波切圆寂之后,具足信心的弟子为他举行法会,到了第41天,天上出现彩虹,仁波切身上降下很多舍利子,其中一颗舍利有鸟蛋大小,并且仁波切全身流下甘露,出现五色舍利子。据传大成就者密勒日巴圆寂时,也出现一颗鸟蛋大小的舍利,却被空行母请回法界供养,未能留给人间。1993年6月12日,当代高僧,比丘尼圆照法师在陕西省观音山法华寺圆寂,荼毗后法师遗骨、牙齿等形成一百多颗舍利子(花),尤为神奇的是,法师的心脏久焚不化,成为一个坚固的红色“金刚舍利心”。《三秦晚报》(1994.9.16)、《陕西工人报》(1994.10.23)等报刊以“女尼圆寂心脏久焚不化”、“老尼闭目圆寂心脏久焚不化”为题作了详尽报道。1992年苏州一高僧法因圆寂,令人惊奇的是荼毗后舌根竟然完整无损,呈古铜金色,坚硬如铁,敲击时,有声清脆悦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甘肃省兰州市,旦正加措国师创建的舍利宫内供奉的舍利,种类甚多,有全身舍利,有脑舍利,有骨舍利,有舍利花、舍利子等等,而且数量巨大,大小不一,色彩缤纷,或白如碧玉,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或黄如蜂蜡,或绿如翡翠。大者像一颗排球,而且若非有缘人,即使是身强体壮的大汉抱之也纹丝不动,一旦碰到有缘人,则能轻轻松松举过头顶。更加神奇的是,大舍利周围会不断生出小舍利,每当旦正加措国师在舍利宫内诵经之时,小舍利子更会不断涌现,堪称今古奇观。

\

舍利宫内供奉的黑色舍利

\

舍利宫内供奉的佛舍利


\

舍利宫内供奉的五彩舍利子及骨舍利


    千百年来,无论全身舍利,还是舍利心、舍利子等碎身舍利,令人们感到震惊和神奇,更令人们百思不得其解。即使是高度发达的现代科学,也无法解释舍利子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出现舍利子。一说舍利子只是人们死后身体的残留物,并无任何奇异之处;另说所谓“舍利子”是由于僧人平常生活简朴长期素食而沉积于体内的磷酸盐、碳酸盐等结晶体;还说舍利子是人体内的胆结石或肾结石;又说舍利子是高僧荼毗时的随身物品经高温焚烧产生的结晶体;如此等等,众说纷纭,各种解释都很难自圆其说。


    拙著《时空医学初探》一书中曾论及舍利子:人之肉眼所能看见的世界是有限的,我们可以觉察到光速以内的物质运动,却觉察不到超出光速的物质运动。因此,一直以来,肉眼所能看到的世界就是我们所知的世界,肉眼看不到的世界我们就认为是不存在的。而随着人们文明的进步,一些我们看不到但实际存在的事物也逐渐被人类所认识和认可,比如无线电波、电磁波、磁场、微粒子流、互联网和暗物质。舍利子正如宇宙中的暗物质,现有的科学技术手段等外证实验之所以无法解释,是因为它们只能解决属于自然科学范畴以内的问题,而证实或者证伪舍利子,只能用内证实验,其他任何形式的“科学手段”都毫无办法。其实,若以内证实验的手段检验,不难证实,舍利子就是零态生命的凝聚态。


    舍利子是梵语的音译,其形虽小,其蕴也大,其旨亦深。正如一个女人可以是女儿、妈妈、老婆、儿媳一样,同是零态生命,亦可以有释家之“空”、道家之“无”、儒家之“中”等不同称呼。舍利子,是零态生命在阳性物质世界的另一“芳名”,然而,无论其名如何,作何解释,其实质皆为宇宙之本源——零态生命。打一个比方,空气中含有大量水分,人们却看不到摸不着。当人们看到湿度计上的读数时,水分就是数显的“湿度”;当人们从沙漠来到森林,水分就是体感的“滋润”;当黄梅天来临,水分就是觉知的“潮湿”;而把冰箱里的冻肉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水分就是凝华在冻肉表面的可见的“小冰晶”,人们一眼就能看到空气中水分的存在。凝聚状态下的零态生命——舍利子,就如同这“小冰晶”一样,证明了生命的永恒,也让人们直观、形象地看到了零态生命。


    独尊科学的现世,如若以量子来解释舍利子,或许更容易让人信服。其原理在另一本拙著、早在2007年出版的《大道内证》中已经做过详尽分析。阴、阳两个物质世界是重叠的,其临界物质为光,临界速度为光速。依照“一切物质粒子均具备波粒二象性”,当零态生命呈现出粒子性的时候,它一定是以阳性物质的面目出现,也即出现舍利子而被人们看到;相反,当零态生命呈现出不可测的波动性,舍利子就会发生湮灭现象。正如许多人看到的那样,五明佛学院极乐法会天降透明舍利,不丹极乐法会天降奶黄色舍利,紫云寺法会天降浅黄色舍利。有时候,舍利子也会突然“失踪”,消失若干时辰后,有些又会突然出现,有些也会一去不复返。按照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在某种程度上说,物质就是能量,能量就是物质,物质的质量与能量是不可能凭空产生或凭空消失的,在一定条件下两者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一言以蔽之,当零态生命的能量振动频率低到光速以下,就会转化为可见的物质——舍利子。


    正因为舍利子是高级生命体的智慧结晶,本身就是活体,所以舍利子凝聚着巨大的量子能量。而人之元身,也是量子能量的积聚,因此,修行次第较高或者感觉较敏锐的人,走进舍利塔或者接近舍利子时,就会因为量子纠缠而能有所感应或有一定的体察,这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加持力”,因为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两个高智慧的“思想者”从“理解——信任——纠缠——共振——开悟——智慧”的转化过程。人们能够亲眼看见舍利加持,就是舍利发光。很多人知道,舍利子会有选择地发光,舍利子如遇有缘人,就会释放大量的量子能量,从而发出让人类肉眼可见的光谱,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法现”。法门寺就曾经出现过两次有记录的舍利发光的现象。一次为1988年农历十月初一,当日,庙内的高僧和几千名居士正在礼拜,忽然舍利跃上虚空,闪出万道白光,人们在隐约中看到舍利灵相在半空中显现,整个天空祥云笼罩,有人迅速用相机记录下了这千年不遇的奇观。另一次是1990年,当时香港的圣一法师和法门寺的净一法师等40名佛门大德,在膜拜佛祖舍利时,舍利圣光经过两位法师的头顶缓缓上升,并被在场的摄影师及时记录下来。


    《金光明经》云:“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大凡有成就的大德高僧荼毗后都会留下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舍利子供后世瞻仰供奉,之所以这样,其原因就在于,这些大德高僧经过“戒定慧”的修持,守戒使其精满气足,入定使其意念专一,出慧使其明心见性,而回归本源——零态生命,获得无生无死之永恒生命。佛陀曾开示,众生皆有佛性,但因烦恼无明覆盖,不能明心见性;只要断除无明,拂尘去垢,开发智慧,自能证悟。高僧大德们留下舍利,启发我们能虔信生死循环之理,笃信生命永恒之道,不粘物质文明,不执诸法万相,实修实证,如能这样,则人人皆可断除生死,成就永恒生命!比如,在家居士元音老人于2000年无病无痛、潇洒自在、生死无碍地坐脱立亡,肉身在普陀山安放六十天仍完好无损,栩栩如生,荼毗后更是得到了1万多颗舍利子。又如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栏目曾报道,1992年11月24日晚,河北香河县淑阳镇胡庄子村一位耄耋老人平静地死去,未作任何处理,十几年后仍然肉身不腐,还散发着香味,白发依然柔顺,双手依然光滑。这就是平常众生证悟见性即获永生的有力佐证。


    虚空非大,心志为大,金刚非坚,愿力为坚,舍利虽小,却见证了生命永恒的真实不虚和伟大殊胜!

 

弥智阿阇黎写于粤港澳大湾区

2019年12月11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