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沙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居士沙龙 > 最新信息 >

宇宙生长的见证者——天珠(弥智阿阇黎 撰)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9-12-15 01:51:12

    天珠,藏语发音为si,有庄严、殊胜、美好、高贵等意,汉语译为“斯”或“瑟”。英语称作dzi。在民间,人们喜欢把天珠称作天降石。因为,藏人认为天珠原本是神仙佩戴的宝物,具有特殊法力,神仙从天上专门抛下此物,是为了帮助人类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福浅之人无缘见之、得之。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奥地利藏学家内贝斯基在1956年出版的《西藏的神灵与鬼怪》一书中,记录了藏族对天珠起源的种种猜测:一说天珠是吉祥天母的眼泪所化,又说天珠为草原上的灵虫幻化,还说阿里地区茹多克附近的山上有天珠泉,古代一直有天珠喷涌……几种说法有一个共同特点:天珠乃天之圣物,非人力可以制作。因此,藏族一直将天珠视为传世之宝,有不同寻常的象征意义,更为重要的是,藏人坚信它有无出其右的护佑功能。自古以来,天珠就能够兑换马匹牛羊、土地房屋。世界各地,很多文献都不约而同将它列为当今世界上单品价值最昂贵的珠宝之一。不丹王国更是视天珠为国宝,禁止出境。


    事实上,国内外专家对天珠进行的各种物理和化学鉴定,也说明了天珠的珍稀——天珠是一种含陨石成分的、玉髓或玛瑙质地的生物化石,所谓天眼是指化石本身所天然形成的年轮、树眼、纹理等经过人工加工以后还保留在天珠上酷似眼睛的天然图案。根据这些天然图案的不同,将天珠分为一眼、二眼、三眼、四眼、五眼、六眼、七眼、八眼、九眼、九眼以上,以及形如莲花、如意、菩提、寿珠、宝瓶、虎纹等等,这些样式别致、寓意神秘的镶饰图案,恰好与西藏的民族传统文化及藏传佛教中的一些图腾与法器外形相近,自然而然被赋予了各自不同的甚深寓意与无量功德:


    一眼天珠为光明之珠;二眼天珠为缘分之珠;三眼天珠为财富之珠;四眼天珠为平安之珠;五眼天珠为财寿之珠;六眼天珠为顺利之珠;七眼天珠为吉利之珠;八眼天珠为机遇之珠;九眼天珠为幸福之珠;十眼天珠为如意之珠;十一眼天珠为祥和之珠;十二眼天珠为圆满之珠;十三眼天珠为超越之珠;十四眼天珠为福慧之珠;十五眼天珠为事业之珠;十八眼天珠为无上之珠;二十一眼天珠为修炼之珠;一百零八眼天珠为供奉之珠;虎牙天珠为权势之珠;天地天珠为生意之珠;日月星天珠为绝美之珠;莲花天珠为高贵之珠;宝瓶天珠为合利之珠;龟甲长寿天珠为健康之珠;龙眼天珠为佛眼之珠;人物纹天珠为贤良之珠;彩虹天珠为尊贵之珠;金刚杵天珠为风水之珠。另有特殊天珠为两种或多种图案融合而成。

   

\

图案各异的天珠串成的天珠项链

    久而久之,天珠成为藏族人民信仰的一部分,对其供奉尊崇、顶礼膜拜,所以天珠不只是人间珠宝,更是一种人神交流的载体与媒介,见证、承载着一代代先民们的信念与信心,颈间佩戴一颗天珠,心中怀着的是对神灵的崇高敬仰,数以亿万遍对佛菩萨的呼唤、对自己内心的洗涤都深深融入了天珠之中。


    从医学角度而言,天珠是治病救命的良药,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功效。源自象雄雍仲本教“五明”之一的“医方明”《四部医典》中,记载了70余种藏药方,援用天珠治疗血疾等病,有特别药效。藏民也一直有在天珠上挖药治病的传统。抛开宗教信仰之力,天珠能够祛苦疗疾自有科学道理。如前所讲,天珠是一种含陨石成分的、玉髓或玛瑙质地的生物化石,本身具有宇宙能量和磁场,亦蕴含着化石生物的强大生命力,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兼具零态生命的精神属性和炁的物质属性(见《入佛论》),自然兼备“小宇宙”之能量磁场与“超级物种”之生命气场。天珠之场能与人体之场能,场与场和,能与能转,从而强化了生命场能,清理了时空污秽,消除了内外孽煞,促进了气血循环,增进了身心调和,启发了自在定慧。有人将天珠放在家中财位以聚气纳财,也有人将天珠碎石铺于地板下以净化家中磁场;更有人用天珠碎石放在浴缸内,泡成天珠水沐浴,以畅通经络,提升人体免疫力。这些做法都是有道理的。


    另外,天珠因其温润如玉的质地和充满隐喻色彩的美丽花纹而成为了神秘藏文化的标志物品之一。它与佛教文化千丝万缕的悠久关系也进一步提升了它与众不同的魅力。


    在佛教文化中,宇宙是由地、火、水、风、空五大要素构成的,依次配以方形、三角、圆形、半月形、宝珠形等外形,天珠的图案便恰如其分地得到了佛学解释和认知:


    “□”,方形,增益之状,具有凝聚及增益的作用。代表自然界一切物质所产生出来的力量(磁场)。地为黄色,象征水、火、风所构成的事业契机,增长福德智慧。


    “△”,三角,降伏之状,可以降伏魔障和敌人。人为赤色,象征精、气、神所显示的微妙生命力,人体本身之血液循环系统,是创造人体能源的基础。


    “○”,圆形,息灾之状,平息灾难,且显示宇宙万物周而复始之理,是宇宙动力的源头。天为白色,象征日、月、星所散发出来的无限光明。半月摄召,唤起精神意识。


    天者圆也,如来智慧德相,形同上天部(金刚界)的符号。地者方也,众生之根基,形同大地之母(胎藏界)的符号。“方圆”即是宇宙(上下四方,周而复始),也就是佛教密宗的坛城。即是说,筑方圆的佛坛,并以图腾意念的方式,来表现宇宙的运行和诸佛菩萨的境界,视为果位之义;同时,随着受教者的祈同而经现,谓之为“授证”,即“皈依”之意。可以想见,藏族人民通过佩戴或供奉天珠,来表达心中信仰的坚定和神圣,在整个藏区,天珠被视为比生命还要珍贵的无价之宝,是独一无二、不可再生、无法复制的稀世之宝兼佛教圣物,是供养诸佛菩萨的神圣极品。


    天珠用于敬奉佛菩萨,最具代表性的记载为唐太宗贞观十五年(公元641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带了一尊从印度请来的佛像作为陪嫁。最后这尊佛像安奉于西藏拉萨大昭寺的释迦殿后,即被西藏人民镶上了百余颗各式各样的天珠,包括三颗九眼天珠,及三眼天珠、二眼天珠、宝瓶天珠(或称永生瓶天珠)、虎纹天珠和其它带眼天珠,由此可见一斑。


    更能体现天珠在佛教中重要地位的是象雄天珠。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科考人员在阿里地区札达县象泉河南岸进行科学发掘时,出土了一大批古象雄时期的珍贵文物,其中就有天珠,精美绝伦,系青藏高原出土的地层关系清晰、明确年代最早的古象雄天珠。这一发现为考察西藏地区天珠的出现年代、形态纹饰等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证实了古象雄时期天珠的真实存在和盛行。据文献记载,象雄是西藏文明的发祥地,幅员辽阔且位于黄金之路和天珠之路等交通要塞,堪称“古代文明交往的十字驿站”和“古丝绸之路驿站”。象雄天珠就诞生于几千年前古代横跨中亚及青藏高原最强大的文明古国——古象雄王国,它是象雄雍仲本波佛教的圣物,是藏族七宝之首,其流传主要是藏传佛教寺院、大成就者和大德高僧供奉加持、装藏供佛或者伏藏传世而来。象雄天珠是火星陨石与地球玉髓玛瑙矿脉熔和后的产物,是目前有实物见证的最古老、最纯粹的天珠,是极为稀有难得的珍宝,因其传世久远、图腾玄奥、材质珍稀、底蕴深邃、加持殊胜而被世世代代生活在雪域高原的人们从古至今一直供奉尊崇、顶礼膜拜,被视为生命般珍贵的传世之宝。


    另一种天珠,法螺天珠,也值得一提。法螺,梵语为“商法”,译成汉语为“珂贝”,即螺贝。法螺天珠是由古地中海中的螺类化石经亿万年演变玉化而成,形态各异,不可复制,其中螺体越密集越加珍贵。法螺天珠的生命以玉化石的形式呈现于世间,这本身就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而每个小螺又仿佛是一个个新生婴儿,所承载的生命如涅槃一般永生。在佛教文化中,“螺”的文化显得尤为特殊。《佛学大辞典》中记载:“佛之头发,旋屈为螺文者。”即释迦牟尼的头发是万世不变的卷曲螺发,代表佛祖至高无上的智慧。《不空羂索神变真言经》第一八卷中说:“若加持法螺,诸高处望,大声吹之,四生之众生,闻法螺声灭诸重罪,能受身舍已,等生天上。”即说明了螺声之远闻,广被众生。而《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则说:“若为召呼一切诸天神,当用法螺手。”千手观音其中有一手持的即是法螺,有召集众神之意。因此,法螺天珠亦被认为是藏密终极的供佛圣物,在大昭寺中即供奉有国宝九眼的“法螺天珠”王。在甘肃省兰州市旦正加措国师的舍利宫中,既供奉有神秘的多眼天珠(大的有几百公斤重),又供奉有珍贵的法螺天珠原石,更供奉着用上万颗玲珑剔透、状如精灵的天珠点缀而成的天珠法衣,让人肃然起敬。无论是多眼天珠、天珠法衣还是法螺天珠原石,非福缘深厚之人无缘得见,见之则心生膜拜,惊叹造化之神奇与美丽、生命之崇高与伟大。


\
舍利宫内供奉的多眼大天珠

\

舍利宫内供奉的珍贵的法螺天珠原石

\

法螺天珠项链

    天珠的存世量非常有限,能流传至今且完美无缺的更是稀有难得。无论是那色彩斑斓的饱含宇宙苍穹般奥妙的微观显微图,还是那万千玄妙图腾给人们带来的悠远氤氲的神秘气息,每一颗天珠都经历了悠久岁月的磨砺和滋润,都蕴藏着它独有的深奥妙意,见证了宇宙的生长和生命的永恒,让人们如痴如醉地为之艳羡倾倒、青睐惊叹、爱不释手。当今世界,堪为盛世,国家大力弘扬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每一颗伏藏传世的天珠必将再现异彩!


弥智阿阇黎写于粤港澳大湾区

2019年12月12日       


<